|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法院应否受理该案

发布时间:2014-10-23 15:32

[案情]

甲与某房地产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安置协议》,协议安置店面一间、住房一套。后因甲不要住房而要房地产公司安置两间店面产生纠纷,房地产公司诉至法院,要求“判令甲接受自选的店面一间并进行结算,价款多还少补”。法院判决支持了房地产公司的诉讼请求。十余年后,甲诉至法院,要求“判决房地产公司立即向其交付拆迁安置住房一套(按原拆迁协议价)”。

[分歧]

一种意见认为,在前诉房地产公司与甲房屋拆迁安置纠纷一案中,法院已查明甲与房地产公司签订房屋拆迁安置协议后放弃了住房选择权,甲于诉讼中又明确表示不要住房,且法院已判决房地产公司以货币方式对安置甲的住房进行了补偿。现甲以房屋拆迁安置为由要求安置住房一套,其起诉违反了“一事不再理”的民事诉讼原则,法院不应予以受理。

另一种意见认为,前诉房地产公司的诉讼请求是“判令甲接受自选的店面一间并进行结算,价款多还少补”,后诉甲的诉讼请求是“判决房地产开发公司立即向其交付拆迁安置住房一套”,两者诉讼请求不同。因此,甲之后诉并未违反民事诉讼“一事不再理”原则,其诉权应予保护,法院应予受理。至于其要求安置住房的请求是否已经消灭,应通过实体审理解决。

[评析]

“一事不再理”起源于罗马法。罗马法上实行严格的“一案不二讼”制度,对同一案件不得再次起诉,同一案件一旦进入诉讼程序后,就不允许再次就这一案件提出诉讼请求。同时,为了维护判决的尊严和稳定,避免当事人缠讼不休,罗马法又发展出判决的“既决案件”效力。判决作出后,当事人双方对已经正式判决的案件不得再行起诉。因此,在本原意义上,“一事不再理”具有两方面的效力:诉讼系属(现代民事诉讼法上的禁止重复起诉理论)和案件既决(近现代诉讼法中的既判力理论和制度)后,均不得再行起诉。

“一事不再理”也一向被视为我国民事诉讼的一项原则。虽然我国民事诉讼法中并没有“一事不再理”的明确规定,但从《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二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对判决、裁定、调解书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案件,当事人又起诉的,告知原告申请再审”可以体现出这一原则。

如何认定是否是“一事”?实践中,一般依最高人民法院公报案例及相关答复精神来把握。如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办公室曾发出的(2003)执他字第9号复函,通过分析复函内容可看出,判断同一事实的标准是:一是当事人相同;二是诉讼请求相同;三是诉讼理由相同。2006年第5期《最高人民法院公报》刊登的《威海鲲鹏投资有限公司与威海西港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山东省重点建设实业有限公司土地使用权纠纷管辖权异议案》,也是从当事人、事实和理由、诉讼请求三个要素来判断。规定明确的,当属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编著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理解和适用》,其认为:“一事不再理”中的“一事”,是指前后两个诉讼必须为同一事实,才受“一事不再理”的限制。所谓同一事实,是指同一当事人,基于同一法律关系(同一事实)而提出同一诉讼请求。同一当事人并不限于在前后两个诉讼中同处于原告或者被告的诉讼地位,原告不得另行起诉,被告同样不得另行起诉;同一法律关系,指产生当事人争议的诉讼标的法律关系(法律事实);同一诉讼请求是指当事人要求法院作出判决内容相同。

在上述纠纷中,两种观点对“一事不再理”中的“同一当事人”、“同一法律关系”的认定没有太多争议,但对“同一诉讼请求”的认定却分歧很大。笔者认为,关键是如何理解“当事人要求法院作出判决内容相同”中的“相同”是指“完全一致”还是“含概其中”。如果采纳“完全一致”说,因当事人只要对诉讼请求做某些变动即可再诉(如开发商又要求甲交纳住房款并接受住房或日后甲又要求安置一套更小或更大的住房等),则原诉的既判决力必受挑战,市场交易之不稳定性必然产生,当事人缠讼不休也无法避免;而且实践中基本上不会存在双方当事人诉讼请求一致的情形。同时,民事诉权是指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对其民事财产权和和身权进行司法保护的权利,其有程序意义上的诉权和实体意义上的诉权两重含义。当事人行使程序意义上的诉权,其目的在于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实现实体意义上的诉权。如果当事人没有程序意义上的诉权,实体意义上的诉权就无从实现;反之,如果当事人没有实体意义上的诉权,程序意义上的诉权也就没有行使的必要,否则就是让当事人打一场无意义的官司。

上述纠纷中,前诉房地产公司的诉讼请求看似只有“要求甲接受自选的店面一间”一个请求,其实其“并进行结算,价款多还少补”还包含着另一个请求,即“因甲不要住房,请求按照双方签订的拆迁补偿协议进行货币补偿、结算”。既然甲在前诉中已明确表示不要住房,法院也已判决了货币补偿,其必然失去要求“房地产公司交付拆迁安置住房”实体意义上的诉权,故其程序意义上的诉权也就没有保护的必要。否则,只会浪费诉讼资源,增添当事人诉累,损害司法公信力。

因此,笔者认为,“含概其中”说更符合“一事不再理”诉讼原则的真正原义及法律保护当事人诉权的实际意义。

编辑:朱志荣    

文章出处:《南平审判》第三期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