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该案民政部门是否可以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主体

发布时间:2012-07-04 16:23

     案情

    2007年2月27日晚7时许,被告人林超驾驶闽HM7965摩托车从顺昌县洋口往双溪方向行驶,途经国道316线238KM+600M路段时,被告人林超未按照操作规范安全驾驶,将一个无名氏男子撞倒,造成无名氏男子死亡的交通事故。经顺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认定,被告人林超负本起事故的主要责任。

    裁判

    该案因无名氏男子身份不明,其近亲属无法向被告人主张民事权利,顺昌县人民检察院向顺昌县民政局发出检察建议书,建议顺昌县民政局作为社会救助机构代无名氏男子近亲属向被告人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顺昌县人民法院在诉讼过程中召集双方主持调解,达成了由被告人林超一次性赔偿无名氏男子亲属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计人民币70000元的协议,该款由顺昌县民政局代为保管,顺昌县人民检察院作为监督机关对该款进行监督。

    分歧

    本案在处理过程中,对民政部门是否可以作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主体有两种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十四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刑事案件后,可以告知因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被害人(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已死亡被害人的近亲属、无行为能力或者限制行为能力被害人的法定代理人,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顺昌县民政局在该案中没有遭受物质损失,不是死亡被害人的近亲属,附带民事诉讼应该由无名氏男子的近亲属在法律规定的时间内提出,顺昌县民政局不能代无名氏男子的近亲属向被告人主张民事权利,法院应当裁定驳回顺昌县民政局的起诉。

    第二种意见认为,顺昌县民政局作为社会救助机构,在无名氏男子身份不明,其近亲属无法查找,且无法向被告人主张民事权利的情况下,代其近亲属向被告人提出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并无不妥,法院应当支持顺昌县民政局的诉讼请求。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

    评析

    笔者认为民政部门是否可以作为本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主体应从以下两方面进行考察:一是否符合诉讼程序法规定的条件。《民事诉讼法》第108条规定的起诉主体是: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它组织。在本案中,民政部门是否与该无名氏男子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呢?该无名氏男子生前未接受过民政部门的实际救助,但并不等于说民政部门与该无名氏男子就没有直接的利害关系,民政部门是潜在利益受损者,该无名氏男子死亡就有将其火化的责任。按照国务院《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规定,民政部门是救助社会弱势群体的法定机关,也就是说民政部门与该无名氏男子在法律上有直接的利害关系。如法定监护人不可说没有实际履行监护职责就否定他们之间的监护关系。民政部门作为法定的救助机关代无名氏男子的近亲属主张权利,不违背民事诉讼当事人地位平等原则及原告是与本案有直接利害关系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规定。因此,笔者认为民政部门符合诉讼程序法规定起诉主体资格条件。二是否符合行政实体法规定的条件,即民政部门代表或代替无名氏人员近亲属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是否合法。民政部门作为国家行政机关,其行政行为必须有法律法规明确授权,遵守职权法定原则。国务院《城市生活无着的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办法》第7条规定五种救助情况,其中并没有代表或代替无名氏人员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职责。但是该管理办法第1条规定:民政部门应当对需要救助人员给予救助,保障其基本生活权益,完善社会救助制度。其中就暗含了民政部门对无名氏人员人身受侵害后可以代表主张损害赔偿的权利。“法官应当不但能够娴熟地运用法律条文,还应当发现法律背后隐藏的法律的客观目的。并将之实现在裁判中,这正是司法的任务。” 民政部门作为法定的救助机关代无名氏男子的近亲属主张权利,符合法律的立法精神和公平正义的社会价值取向,有利于保护被害人及其近亲属的合法权益。因此,笔者认为在本案中,民政部门代表或代替无名氏男子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符合行政法规规定的职权法定原则的。

    综上,笔者认为民政部门是可以作为本案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主体的。

编辑:范水沿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