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合理界定医疗机构安全保障义务的合理限度范围

发布时间:2013-01-18 10:52

  [案情]

  徐某,生于1932年,于2012年1月5日9时以反复咳嗽为主诉入住顺昌县医院治疗,住院期间由其子陪护。2012年1月14日晚7点,徐某在医院走廊走路时摔倒在地,致其右腿疼痛、行动不便,为此徐某住院治疗。经与顺昌县医院协商赔偿事宜无果,徐某诉至法院,认为其与顺昌县医院之间形成医疗服务合同,因顺昌县医院未履行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在楼道湿滑的情况下导致其在医院楼道内走路时摔倒,故顺昌县医院应赔偿其损失。顺昌县医院辩称,首先,在徐某入院时,已告知其为了防止滑倒不要在地面湿滑处走动,有水渍时与工作人员联系及时清洁,防止滑倒与摔伤。在徐某儿子的陪同下,与徐某签署了入院宣教,且根据其高龄等的具体情况开具24小时陪住医嘱,由其儿子陪护;其次,医院楼道的地板砖按照规定使用防滑砖且已在过道、病房门口等明显处设置了禁止吸烟、小心地滑、当心火宅及消防示意图等一系列安全、卫生的明确提示标语,过道处放置活动的“小心地滑”的提示标志,且每天都安排有轮值清洁工打扫清理楼梯与走道;第三,徐某在没有陪护人员陪护的情况下,穿着泡沫拖鞋走出病房到护士站看时间导致摔倒,在其摔倒后,顺昌县医院已及时对其进行治疗。综上,顺昌县医院认为,其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请求法院驳回徐某全部诉讼请求。

  [分歧] 

  案件审理中有两种观点: 

  一、在医院与患者的医疗服务合同关系中,对患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一种合同的附随义务,就本案而言,医院提供的医疗设施符合规定、在入院前告知患者相关规定、确定合理的护理级别、危险发生及时救治等可以认定医院确已尽到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

  二、若发生在医院区域之内,若某种危险或损害行为直接来源于医疗机构,则医疗机构所的安全保障义务要更严苛。本案中,徐某在医院住院治疗期间,在医院楼道跌倒,医院应对徐某损失承担一部分的责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一种意见。主要理由如下:所谓的安全保障义务是指从事住宿、餐饮、娱乐等经营活动或者其他社会活动的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对于进入经营场所或社会活动场所的消费者、活动参与者负有人身、财产安全的保障义务。如果负有安全保障义务的主体未尽合理限度范围内的安全保障义务,致使他人遭受人身损害的,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三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宾馆、商场、银行、车站、娱乐场所等公共场所的管理人或者群众性活动的组织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须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笔者认为,审判中,判断医疗机构是否在合理限度范围内对患者履行了附随之安全保障义务,判断医疗机构在患者人身财产受到第三人侵害或者由于本身原因人人身财产权益受到损害中是否有过错,需要结合具体案件从学理分析和实践判断两个角度加以分析。

  首先,就学理上分析,医疗机构须履行的对患者的安全保障义务应该包含以下几个方面:

  (一)防范义务。医疗单位须为患者提供一个安全的就医环境,主要体现为在:(1)设施设备方面:病房、120救护车内、走廊、庭院等一切属于医院所能控制的范围内,各项服务设施均应达到国家的相关安全标准,不存在安全隐患。(2)人员配备方面:卫人员进行定时巡逻和门卫值班,清洁人员打扫楼道及病房,防止侵权事情发生。

  (二)提示义务。提示义务是医疗单位为了防范损害事件的发生而向患者所提出的一些专业性的建议,但提示义务只限于患者由于不具有相应的职业而无法预见或者容易疏忽的事情,对于一个有理智的常人都应警觉的事项则不在提示之列。提示义务在一定程度上转换了本应由医疗单位负担的安全保障义务,通过履行提示义务之后,转变为患者的配合义务。

  (三)保护义务。保护义务是指医疗单位对正在发生侵权事件(包括患者自己的走失)或者将要发生侵权行为有制止和保护患者的义务。例如,保卫在巡逻时发现盗窃,就有义务在自己的职责范围内保护患者;病区发生患者之间的激烈的争吵或打架,医护人员甚至保卫人员就有义务去制止。

  (四)报告义务。报告义务是指侵权事件(包括患者走失)发生后,医疗单位应当及时通知患者家属和报警,让警方和患者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损害发生的后果,以便有更多的时间和机会挽回损失或者防止人身权益进一步受到损害是医疗单位应当尽到的附随义务。

  其次,就实践标准分析,医疗机构对患者的安全保障义务是医疗服务合同的附随义务,这种附随义务在合同成立之初并未明确也非固定不变,而是随着合同关系的发展,根据当时的具体情况,基于诚信原则而产生的。日本著名学者就提出“是否产生附随义务,不得不就具体事情来加以判断,当事如具有明示其为要素债务,固不生问题,但如欠缺明示约定者,则依据社会通念及缔约时的情事对当事人之合理意思作客观的决定,有其必要以当时的具体情势和诚信原则作为标准。

  (一)具体情事标准。在患者人身财产发生损害后,判断医疗单位是否在安全保障方面存在过错,一方面要考虑医院的安全保障措施是否达到了相同级别的其他医疗单位所设立的或所实施的保障措施,同时也必须考虑各个医疗单位和各个患者及履行医疗服务过程中的具体不同情势,如医院的级别、患者所在病区、医院的具体管理措施、患者所患疾病的类型和病情严重程度、单人病房还是多人病房及有无陪护人员等不同情况。

  (二)诚信原则标准。医疗服务合同订立是建立在相互信任的基础之上,医疗服务合同的履行也应当在相互信任和相互配合的基础之上完成。一方面,医疗单位应当在其承诺的和社会通念所要求的安全保障义务的范围内履行自己的职责;另一方面,患者及患者家属应当在本人所能及的范围内履行自己的安全保障义务。

就本案分析,医院楼道的地板砖按照规定使用防滑砖,在过道、病房门口等明显处设置了禁止吸烟、小心地滑、当心火宅及消防示意图等一系列安全、卫生的明确提示标语,过道处放置活动的“小心地滑”的提示标志,凡属于医院所能控制的范围内,各项服务设施均应达到国家的相关安全标准,不存在安全隐患,医院已履行防范义务;在徐某入院宣教时,医院已告知其为了防止滑倒不要在地面湿滑处走动、有水渍时与工作人员联系及时清洁、防止滑倒与摔伤,,且根据其高龄等的具体情况开具24小时陪住医嘱,由其儿子陪护,医院已履行其提示义务;徐某在没有陪护人员陪护的情况下穿着泡沫拖鞋走出病房到护士站看时间摔倒后,医院及时通知其家属并对其进行治疗,已履行其报告与保护义务。综上所述,医院已完成了社会通念所要求的合理限度内安全保障义务且达到了相同级别的其他医疗单位所能设立的或所能实施的保障措施标准。

编辑:朱志荣    

文章出处:《南平审判》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