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该《借道协议》是否有效

发布时间:2011-07-26 11:28

 [案情]

19988月,被告黄某房屋店面出租,为了解决出入通道问题,被告经与第三人余某协商签订了《借道协议》,该协议约定:被告黄某可借用第三人余某和原告林某共有的通道通行,至第三人余某房屋产权终止日止;被告黄某在第三人余某房屋的邻墙上开设一扇门通行,一切费用由被告黄某承担;被告黄某一次性付给第三人余某通道使用费2000元。2009320,原告林某以第三人余某(其夫)未经其同意擅自与被告黄某签订《借道协议》,侵犯了其通道共有权为由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该《借道协议》无效,要求封堵墙门,禁止被告黄某通行。

[分歧]                   

本案审理中,对该《借道协议》是否有效存在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夫或妻在处理夫妻共同财产上的权利是平等的,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时,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的意见。本案中,诉争的标的是原告林某和第三人余某夫妻的共有通道,在其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的《借道协议》未经共有人原告林某(其妻)签名同意,侵犯了原告依法享有的夫妻财产共有权,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的规定,应确认无效。

第二种意见认为,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的《借道协议》,虽然未经共有人原告林某(其妻)签名,但被告黄某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共同意思表示,第三人余某与原告林某之间构成了表见代理,且该《借道协议》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规定,应确认有效。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即该《借道协议》应确认有效,其理由如下。

1、第三人余某与原告构成了夫妻间特殊的表见代理。表见代理是指行为人没有代理权,但交易相对人有理由相信行为有代理权的无权代理。此时,该无权代理可发生与有权代理同样的法律效果。本案的原告,虽然未在该《借道协议》上签名,也未委托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该协议。但第三人余某是原告的丈夫、是户主,原告从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借道协议》之日起的长达10年时间里,明知被告及其家人每天均从原告与第三人共有的通道上通行出入,却从未提出异议,被告黄某有理由相信第三人余某与其签订《借道协议》是第三人余某与原告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且第三人余某也收取了被告黄某的借道使用费2000元,故第三人余某与原告构成了夫妻间特殊的表见代理,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借道协议》对原告具有同样的法律约束力。

2、该《借道协议》符合最高院的两个规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解释(一)》第十七条第(二)项规定:“夫或妻非因日常生活需要对夫妻共同财产做重要处理决定,夫妻双方应当平等协商,取得一致的意见。他人有理由相信其为夫妻双方共同意思表示,另一方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第三人。”该解释明确了夫或妻在处理重大家事时构成表见代理的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若干问题意见》第89条规定:“共同共有人对共有财产享有共同的权利,承担共同义务。在共同关系存续期间,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一般认定无效。但第三人善意、有偿取得该项财产的,应当维护第三人的合法利益;对其他共有人的损失,由擅自处分共有财产的人赔偿。”纵观本案的第三人余某与被告黄某签订的《借道协议》及其履行的实际情况,显见《借道协议》是符合上述两个最高人民法院规定的,原告不得以不同意或不知道为由对抗善意被告黄某。

3、该《借道协议》未违反法定无效情形。《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二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合同无效:㈠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订立合同,损害国家利益;㈡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人利益;㈢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㈣损害社会公共利益;㈤违反法律、行政法规强制性的规定。”被告黄某与第三人余某签订的《借道协议》,目的是为了便于通行,既未采取欺诈、胁迫的手段,又无与第三人余某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第三人利益和社会公共利益,也未违反法律法规强制性的规定,更非以合法的形式掩盖非法目的。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