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民事侵权中外来因素的介入与因果关系的认定

发布时间:2014-09-11 16:42

论文提要:

民事侵权责任中的因果关系,是指行为或物件与损害事实之间的前因后果的联系。此种因果关系是确定责任的归属与责任范围的重要要件,是责任人承担责任的基础和必要条件。在因果关系链条的进行过程中,常常有一些外来因素的介入,并造成最终结果的发生,此种现象在理论上究竟应当如何予以解决,产生了各种因果关系理论。本文主要针对各种外来因素的介入对因果关系产生的各种不同影响进行研究,以便正确判断行为人的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

全文约7000字。

以下正文:

世界是普遍联系的,在事物的发展过程中因果链条也是无限延伸的,因此,在整个因果关系链条中常常存在各种外来因素的介入,哈特将其称为“异常条件(abnormal condition) ",即指侵入了一个外来的事实状态。 这些外来因素有些是自然力,有些也可能是人为的原因,它们都会对最终的结果施加不同程度的影响与作用。在法律上对于因果关系链条应当从哪个环节上中断,就需要依靠一定的因果关系理论加以判断。因为,如果允许因果链条无限延伸,则给行为人施加过重的责任,甚至会出现所谓的“少了一口钉便亡了一个国家”的荒谬结论。 要求有过错的人对如此遥远的结果负责,在道义上也是不合理的。尤其是现代人类社会联系极为密切,如果无限制地延长因果关系链条,将会使责任无边无际。此种现象在理论上究竟应当如何予以解决,产生了各种因果关系理论。

    (一)累积因果关系

    累积因果关系,又称为竞合因果关系(concurrent causes, Konkurrier-ende Kausalitaet),也有学者将其称为聚合因果关系 ,是指数个行为人分别实施致害行为,各个行为均足以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其基本特点在于,“分别实施”、“足以造成”。例如,在环境污染案件中,两个工厂同时分别向河里排污,每个排污行为均可导致某农民在河里养殖鱼苗的死亡。再如,两个人在没有意思联络的情况下,均手持木棍击打某一受害人,每个打击行为均足以导致受害人死亡。按照传统民法学说的见解,此种因果关系均是数个侵权行为同时发生的因果关系。在此种因果关系中,并不要求损害是不可分的。但需要指出的是,我国《侵权责任法》第67条明确规定了,即使出现了累积的因果关系,也应当按照部分因果关系来处理。

    从整个欧洲的发展趋势来看,在数个行为中某一行为足以造成损害,则要区分不同情况。如果数个侵权行为是同时发生,且造成了同一损害后果,各个侵权行为均可以独立导致全部损害发生的,各国均规定此时各个侵权人承担连带责任。 如果数个侵权行为发生的时间先后不同,而只有一个行为足以造成损害结果发生,此时可能发生因果关系中断。如果充足原因在后发生,则被视为超越因果关系;如果充足原因发生在前,则是虚假因果关系,后发生的侵权行为已经没有实际造成损害。如果数人同时实施侵权行为,只有一个行为足以造成损害结果的发生,在此情况下,充足原因的侵权人应该对全部的损害负责,而非充足原因的侵权人应该为其可能造成的损害部分负责。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1条对此种因果关系作出了明确规定,但是该条规定并没有要求此种因果关系必须是数个侵权行为同时发生。只要各个行为均足以导致结果的发生,即可构成此种因果关系。

累积因果关系和超越因果关系的区别,在于数个行为的结合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但是超越的情况下,前面的行为虽然引起了损害的发生,后面的行为对损害的发生更具有决定性作用,从而导致前面的行为可以忽略不计。例如某人开车将受害人房屋的一面墙轻微撞坏,后来几个村民又担心墙坍塌伤及路人,未经受害人同意将墙推倒。后面的行为就导致因果关系的超越。当然,如果是墙已经被严重撞坏,即构成累积的因果关系。

    (二)部分因果关系

    部分因果关系,又称为共同的因果关系,是指数人分别实施侵害他人的行为,各个行为都不足以导致损害的发生,但因为行为的偶然结合,而造成了同一损害结果。因此,应由加害人分别承担损害赔偿责任 。其基本特点在于,“分别实施”、“结合造成”。例如,某人将他人撞伤,送往医院后,由于医院治疗不当导致受害人死亡,这两种行为偶然结合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它与累积的因果关系的区别就表现在:各个行为均不足以单独导致损害结果的发生。所以,可以说每个行为人的行为和损害结果之间都不存在相当因果关系。例如,在前面所举的例子中,撞伤不足以致死,如果不当治疗没有撞伤这个基础,也不能导致受害人死亡结果的发生。在此种因果关系中,必须要求造成了不可分的损害,如果损害是可分的,各个行为人就要对其造成的损害负责。我国《侵权责任法》第12条和第67条都对部分因果关系作出了规定,其中前者是一般规则,后者是针对环境污染所作的特别规定。

    (三)超越因果关系

    超越因果关系,指先前的某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已经对受害人造成一定损害,但是,另一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或者事件最终造成了受害人的损害,从而使得先前的行为对受害人最终的损害没有发挥直接的作用。所谓超越因果关系,是指某个加害人实施了加害行为以后,在损害结果实际出现之前,又基于其他的致害行为,导致同一损害结果发生。例如,甲给他人的狗下毒药,在狗毒发之前,乙又用棍棒将狗打死。 所谓超越原因(overtakingcause),是指某一原因介入到因果关系链条之中,所以又称为替代因果关系(displacing course)和原因受挫(frustrating course)。在超越因果关系的情况下,根据德国以及英美法判例学说的主流观点,如果是因为可归责于第三人的行为造成的,应当由第三人负责,而先前实施的行为可以不必考虑。 《美国侵权法重述》第十六章专门确认了“超越因果关系”。具体而言,超越因果关系包括如下情况:

    第一种情况是,在某个行为人实施了一定的行为并造成了受害人的某种损害以后,另一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最终造成了受害人的损害。例如,甲因驾车过失而撞伤了乙,并导致乙丧失工作能力。一年后,丙又因过失导致乙残废。本案中,乙即使不因为甲的行为丧失工作能力,也会因为丙的行为而丧失工作能力。

    第二种情况是,行为人实施了一定的行为并造成了受害人的某种损害,但是,因为不可抗力或意外事故最终造成了受害人的损害。例如,某甲因侵权行为毁损某乙玻璃窗,当晚因发生强烈地震,某乙之邻居之玻璃窗都被震毁。

    第三种情况是,因为受害人的原因导致超越因果关系。例如,因被害人心理异常脆弱,在遭受侵权人的损害之后自杀身亡。

    在超越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因另一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意外事故或受害人的原因最终造成了受害人的损害。如果最终的损害是由另一个行为人实施的行为造成,则该行为人应当承担责任,但先前的行为人是否应当负责呢?对此,学者有不同的看法。一是按份责任说。有学者认为,应以法规目的与公平正义之观念决定是否对超越因果关系加以考虑。也有学者认为,应当根据超越原因在被告加害行为发生时,是否确定存在或可能介入因果关系,来定是否考虑超越因果关系的标准。但在确定责任时,应当主要根据各自对责任的原因力来确定不同的损害。还有学者认为,超越因果关系并不属于因果关系的问题,而是损害赔偿的问题,因而应以差额说来决定被告的赔偿范围。 二是连带责任说。德国学者彼得林斯基等认为,在超越因果关系中,多个行为对损害都发挥了作用,因此应承担连带责任。 三是单独责任说。此种观点认为,如果第一个侵权人是损害发生的真正原因,则第二个行为人并不承担责任。 有学者认为,被告既然已经实际上引起损害结果,事后发生之事件对被告行为和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不应产生影响。

笔者认为,在超越因果关系的情形,后面的行为人要负责,自不待言。至于先前的行为人是否应当负责,应当考虑两种情况分别对待。一是要考虑最终造成结果的行为人是否已经承担了责任或能否全部负责。如果最终造成损害的行为人不能负责,那么先前的行为人还要承担责任。二是要考虑先前的行为人所实施的行为对受害人造成的损害程度,如果损害程度轻微,也不一定使先前的行为人承担责任。至于因受害人的行为超越因果关系,通常只要行为人实施了对受害人的侵害行为,行为人就应当承担责任,不能因为受害人对损害的扩大有过错,就使得已经造成损害的行为人被免除责任。

    (四)因果关系中断

    因果关系中断(interrupted cause),是指在因果关系进行过程中,因为介入了一定的自然事实或者第三人行为而使得原有的因果关系链条发生中断。换言之,是指行为和结果之间的联系形成一种链条,因为某种因素的介入导致因果关系链条中断。例如,某人买了一辆刹车有一定缺陷的汽车,但是此人在以较慢的速度驾驶的时候,因为躲避行人而错误地打方向盘,从而撞伤了其他行人。此时,有瑕疵的刹车虽然存在,但是对损害的发生没有直接发挥作用,而是由于其他原因直接导致最终损害的发生。最初的原因与最终的损害结果之间发生因果关系的中断。该概念最初是刑法上的概念,后被德国的拉伦茨所提出,并在侵权法中得到广泛运用。

    因果关系中断有两种情况:一是指一方从事不法行为,在损害没有发生之前,因为有其他因素的介入,从而没有发生损害或者没有按照原来的因果关系发展过程发生损害结果。例如,前述案例就属于此种情况。二是指在一个侵权人实施了侵权行为之后,由于第三人的行为或者事件的介入,导致了一种新的损害的发生。例如,甲在乙的食物中投人一些药物,本来这些药物只能导致乙身体不适,后来,丙又在乙的食物中投人一些药物,结果导致乙的死亡。在上述两种情况下,先前也存在一种原因,但是,先前的原因因为介入原因的存在而并没有实际发生作用。

    因果关系中断和超越因果关系有一定的相似性,即都表现为后面的原因最终导致损害的发生,但与超越因果关系不同的是,在因果关系中断的情况下,先前的行为并没有实际造成损害,或者虽然造成了损害但和最终发生的结果不一致。例如,某人在户外点火烧烤,突然刮起一阵大风,火借风势,烧毁了他人的房屋,尽管加害人的行为在没有大风刮起的情况下是不会造成损害的,但是毕竟房屋被毁是因为加害人烧烤引起的,所以点火行为仍然是损害发生的原因,而大风并不能导致因果关系的中断。而在超越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先前的行为已经导致了结果的发生,只是后来的行为或者事件造成了最终的损害结果的发生。

    因果关系中断是指因果过程因介入了异常独立的因素而中断。但什么是“异常独立的因素”?在不可抗力的场合,“异常独立的因素”较为容易判断,但在有人的行为介入的情况下,如何判断就成为问题。有的学者从介入者的行为本身是否增加损害发生可能性的角度,认为如果被害人的行为改变了危险的性质或增加了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则认为前一因果关系中断。如甲被乙打伤,在送医院后,医院治疗过程中又出现疏忽,以致甲死亡。就医院的行为来说,其行为是否导致乙的加害行为的中断,要视医院的行为是否增加了致甲死亡的危险,从而确定因果关系有无中断。

    导致因果关系中断的原因,主要包括如下几种:一是第三人的行为。例如,被告在路上挖了一个洞,而第三人故意将原告推进洞中。被告不应当对原告的损害负责。但在某些情况下,如果损害已经发生,而先前的行为已经对损害产生了一定的作用,虽然被告不一定要对最终的损害结果负责,但是仍然要对损害承担一定的责任。二是自然事件。自然事件是不寻常的事件,即在通常情况下,不会发生损害,但是由于此种异常的因素的介入就导致了损害。如某人被他人打伤以后,在送往医院的途中,因为山体滑坡巨石滚下,将该车砸毁并致受害人死亡。三是受害人和第三人的行为对于被告的行为是非正常的反应。例如,某人的一个非常珍贵的花瓶被他人损坏,该人十分生气,将此花瓶彻底摔破,致害人虽不应对花瓶被摔坏的结果负责,但仍应对花瓶受损负责。

研究因果关系中断的意义在于:一是该学说对弥补条件说的不足具有一定的作用。因为按照条件说,各种造成损害的原因都是条件,行为人都应当承担责任,这就使得责任的范围过于宽泛。而按照因果关系中断理论,最靠近损害的原因将导致此前原因的中断,先前的行为人并非仅仅因为其过错就应当对全部损害后果负责。必须考虑侵权人的行为与结果的关系以及介入因果关系链中其他因素的作用,从而决定侵权人的责任。二是该学说有助于确定因果关系链条中,哪些行为是造成损害的主要原因。这主要表现在:某些故意行为的发生导致因果关系的锁链中断,所以,这些故意行为应成为损害发生的真正原因。例如,甲丢弃烟头于杂草中,引起火苗,在火苗将要熄灭的时候,乙故意倒人煤油,从而引发了森林大火。此时,无论甲是否具有引发森林大火的故意,甲的行为都不是损害发生的原因。 但是该学说也存在缺陷,因为按照因果关系中断理论,先前的原因没有造成最终的损害,那么,就因中断使得先前的行为人不负担责任,这在某些情况下是不妥当的。例如,被告违章超车行驶,在超车的过程中,该人的车胎因瑕疵而爆裂,从而使得该车与旁边的车相撞,酿成车祸。尽管车胎爆裂导致了因果关系中断,但是,超车行为本身仍然是损害发生的原因,所以,超车人仍然要承担责任。

(五)假想因果关系

    所谓假想因果关系(hypothetical cause),是指一个非法的行为已经导致一个损害的发生,但是,即使没有该非法行为的存在,此种损害也会因合法的行为的出现而发生。但此种合法行为并没有实际发生,而仅仅是假想的。例如,甲不法将乙的房屋捣毁,但即便甲不从事该加害行为,因为甲的房屋属于违章建筑,根据法律规定,该房屋最终仍要被拆除。假想因果关系在学理上,又称为修补因果关系,其适用范围非常有限。 在假想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导致同一损害发生的另外一个原因是纯粹虚拟的;在此种情况下,一个并没有发生作用的原因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因为另外一个原因的提前产生,使得它没有来得及实际发挥作用。

笔者认为,所谓假想因果关系,实际上不是一个因果关系问题,而涉及违法行为本身是否构成侵权的问题。如果违法行为本身已经构成侵权,那么侵权人不能因为事后假想的(并不存在的)原因也将导致同样后果来为自己的违法行为开脱,否则,权利行使的正当程序原则就形同虚设。

(六)替代因果关系

    在共同危险行为中,从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关系来看,各个危险行为人的行为只是可能造成了损害后果,其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是法律推定的,是一种“替代因果关系”(alternative causation),在学说上也称为择一的因果关系 ,即被告的损害是由两个或两个以上的有过失的被告中的某一个造成的,但是又无法查明究竟是哪一个被告造成的,数人的行为都具有造成损害的可能。换言之,是指数个活动都可以单独造成损害,但不能确定事实上哪一个或哪几个活动引起了损害。在德国法中,参与侵权人和最终损害后果之间的关系被认为是一种“替代因果联系”。其特点表现在:第一,存在数个活动,该数个活动可以是人的行为,也可以是自然力或其他法律事实。第二,每个活动都足以造成损害后果。如果单个的活动不足以造成损害后果,就可能是部分因果关系的范畴,而不是替代因果关系。第三,事实上只有一个或部分活动引起了损害,但是,无法查明具体引起损害的活动,并确定具体加害人。欧洲学者大多认为,在替代因果关系的情况下,因果关系无法证明,但是在具体的情形下,每个侵权人都从事了可能导致损害的活动,并现实地造成了损失。所以,他们大多认为,共同危险行为可以通过替代因果关系解决,没有独立存在的必要。

    笔者认为,从因果关系的角度来解释共同危险行为,是有一定道理的。替代因果关系实际上也是由加害人不明这一共同危险行为的本质特点所决定的。两者的联系在于,正是因为数人的行为都有造成损害的可能性,所以,形成了因果关系上的择一或替代的问题。一旦具体的加害人确定,因果关系就变成确定的,而在具体的加害人不明时,就采取因果关系推定的方式。即在因果关系不明的情况下,要根据因果关系推定方法确定损害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正是因为在共同危险行为中加害人不明,故归责的基础之一,是法律对共同过错和因果关系的推定,即推定数人的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具有因果关系,从而确定共同危险行为人的责任。

    严格地说,我国侵权责任法并没有采纳替代因果关系理论,《侵权责任法》第10条并非从因果关系的角度来予以规定,而是从数人侵权的角度来规定。笔者认为,《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是合理的,根本的原因在于:虽然加害人不明可以从因果关系的角度予以解释,但是,仍然还是责任主体的问题。它涉及数人如何对受害人承担责任的问题,所以,应当将其作为数人侵权的一部分来规定。在共同危险行为中,每个单独行为都可能引发全部侵权损害后果,只不过是无法查明真正的侵权人。在共同危险行为中,有些人的行为与损害之间并没有因果关系,其存在因果关系是法律上的推定,也就是基于法政策考虑,为了解除受害人的举证困境,推定数个行为与损害之间存在因果关系。例如,数人在街边燃放烟花,其中一人燃放的“二踢脚”造成附近一家仓库着火。有证据证明,数人中有三人都在燃放“二踢脚”,但是,只有一人燃放的“二踢脚”造成了损害。问题是,受害人无法证明究竟是谁的行为导致了损害后果,如果按照诉讼法的一般规则,似乎受害人就无法请求任何人给予赔偿,因为其不能证明因果关系的存在。

    除此之外,我国侵权责任法未采纳上述观点的原因还在于:因果关系只是责任承担的一个要件,满足了因果关系未必就解决了责任的问题。共同危险行为是一种侵权行为样态,因果关系只是其中的一个方面。即便在因果关系确定的情况下,也存在责任减轻或免除的事由,也可能不承担责任。尤其应当看到,侵权责任法从法政策的角度考虑,不允许共同危险行为人简单地通过反证没有因果关系而免责。从这一点来看,其无法通过替代因果关系来实现类似的法政策目标。

结语:

每一个因果链条对最终结果的发生都具有关联性,这就需要在法律上判断因果关系链条的中断之处及在发生多重原因的情况下,应当由哪一个或者哪些行为人承担责。在普通法中确定了一个规则,即“延伸的损害后果不能太遥远”。这就是说,法律上的因果关系不能像哲学上的因果关系那样无限地延长,必须要从归责的需要出发正确地切断因果关系链条,使得不应当负责的行为人被免除责任。

   

编辑:朱志荣    

文章出处:全市法院系统第二十一届学术讨论会优秀奖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