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本案是雇佣还是帮工关系

发布时间:2011-07-26 11:25

  [案情]

20075月的一天,被告余某找原告张某和案外人李某装锯糠和木板皮上车,劳动报酬以装一车板皮45元、锯糠55元计算。当天上午装好第二车后已经11点左右,于是三人共同坐摩托车到被告家里吃饭,期间都喝了一点酒,饭后被告要求原告骑摩托车送被告去开车卸锯糠。原告骑摩托车撞到电线杆上,造成摩托车损坏和原告受伤后果。事故发生后,原告当即被送到医院住院治疗,经诊断原告左尺骨骨折,左股骨开放性骨折,左足小趾开放性骨折和左小腿皮肤挫裂伤,住院治疗26天。住院期间,原告共花医疗费用23101.78元,误工费6386元、护理费806元、住院期间伙食补助费390元、交通费72元、继续治疗费用4000元,合计34755.78元。出院疾病证明书载明:建议休息治疗6个月,继续治疗费用4000元。

之后,原告与被告赔偿问题多次协商未果,遂于200841诉至法院。原告诉称,2007627,被告雇佣原告和李某装锯糠和木板皮上车,装好后到被告家里吃饭,饭后被告要求原告骑摩托车送他去开车卸锯糠,途中摩托车撞到电线杆上,造成摩托车损坏和原告受伤。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人身损害造成的各项损失40883.78元,被告应担70%的责任即赔偿28619元。被告辩称,原、被告不存在雇佣关系,且在本案中被告不存在过错,请求法院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审判]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原告骑摩托车无偿载运被告到其停车地点去开车卸货的行为是在上午雇佣装货劳务关系结束后进行的,应确定为义务帮工关系。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告无证及酒后骑摩托车对损害结果发生有重大过失,依法可以减轻被帮工人即被告的民事责任,以减轻被告80%的民事责任为宜,被告实际应承担20%的民事赔偿责任。法院遂依法判决被告余某赔偿给原告人身损害造成的各项损失8451.16元。

[分歧]

本案的争议焦点原告骑摩托车受损害是发生在雇佣活动中还是帮工活动中。第一种观点认为:原告骑摩托车受损应认定为雇员在从事与雇佣装车有联系的活动中遭受人身损害,雇主应承担无过错责任。第二种观点认为:无偿载运被告到其停车地点去开车卸货的行为是在上午雇佣装货劳务关系结束后进行的,应确定为义务帮工关系。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观点。

无偿载运被告到其停车地点去开车卸货的行为是在上午雇佣装货劳务关系结束后进行的,应确定为义务帮工关系,不属雇佣关系。雇佣是有偿提供劳务的行为。义务帮工是指为了满足被帮工人生产、生活的需要,没有义务的帮工人不以追求报酬为目的为被帮工人无偿提供劳务的行为。本案原告和案外人李某的劳动报酬以装车数量计算的,原告驾驶摩托车无偿载运被告的行为是在上午装好车即雇佣活动结束进行的,不是上午雇佣活动的继续,而是另一种民事法律关系即义务帮工关系。

本案审理中还适用了一条重要原则-过失相抵原则。该原则是指受害人对损害的发生或扩大有过失的,法院可依其职权按一定的标准减轻或免除赔偿义务人赔偿责任,从而公平合理地分配损害的一种制度。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帮工人因帮工活动遭受人身损害的,被帮工人应承担赔偿责任。……”该责任是一种间接责任,即责任人对侵权行为人的侵权行为人承担赔偿责任。由于帮工人与被帮工人之间存在特殊的法律关系,帮工人在帮工活动中因为自己的过失遭受损害因而具有特定免责理由。被帮工人因帮工活动获得受益应当加重其民事责任,由其承担帮工人造成的损害后果。原告无证及酒后骑摩托车对损害结果发生有重大过失,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条 “……受害人有重大过失的,可以减轻赔偿义务人的赔偿责任。”法院按照上述司法解释规定适用过失相抵原则,减轻被帮工人即被告余某的民事责任,以减轻被告80%的民事责任为宜。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