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未尽说明义务酒后肇事仍需理赔

发布时间:2011-07-26 11:29

[案情]

20066月,原告顺昌县某公司将含有格式条款内容的机动车辆保险投保单签章后交给被告南平市某财保公司,被告未经原告签章就签发了神行车保系列产品保险单给原告,为原告承保了闽H91468号小客车2004版机动车辆综合险,原告缴纳保费4264,保期为200779日至200878日。具体险别分别为:基本险有车辆全部损失险117333元、车辆部分损失险16万元、第三人责任险50万元,基本险不计免赔;附加险有玻璃单独破碎险、车上驾驶员责任险5万元、车上乘员责任险30万元。200798日,原告的驾驶员田某酒后驾驶闽H91468号小客车,从顺昌县双溪中山西路往塔山路方向行驶,途经双溪东门大桥桥头时,驶出大桥左侧并冲断护栏坠入河中。该交通事故造成驾驶员田某死亡和各种财产损失65025元后果,其中车辆损失52969元、桥栏杆修复费2047元、施救费6920元、定损费2589元、尸检费500元。事故发生后,原告多次要求被告理赔,被告以驾驶员田某酒后驾车为由拒赔,双方产生纠纷,原告起诉至法院。20081212日,一审判决被告应支付给原告保险赔偿金105025元。被告不服上诉,二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分歧]                   

本案在审理中对原告的驾驶员田某酒后驾车肇事是否应理赔存在着两种不同的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原告所保车辆肇事是其驾驶员田某酒后驾车所致,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范围,不应理赔。保险条款明确约定:驾驶员酒后驾车肇事,无论是何因,被告均可免赔。被告在提供给原告的投保单中有声明:“经办人对投保人所投保险种的责任免除已据实向投保人说明”,在提供给原告的保险单中有告知:“请投保人详细阅读所附保险条款,特别是有关责任免除的部份”。被告已履行明确说明义务,故应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仍应理赔。虽然原告所保车辆肇事虽系其驾驶员田某酒后驾车所致,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范围。但被告不知道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经办人是谁,且经办人未在投保单中的业务报告栏上签名;被告签发的神行车保系列产品保险单未经原告签章;该肇事车辆适用的是2004版机动车辆综合险条款,而被告辩称提供并适用的是2007年神行车保机动车综合险的条款。上述事实说明了被告没有提供保险条款给原告,在订立保险合同时,也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故被告依法应赔付原告的理赔款。

[评析]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1、保险人说明义务的概念及其内涵。保险人的说明义务是指保险人在保险合同订立阶段,依法应当履行将保险合同条款、所含专业术语及有关文件内容向投保人清楚陈述、解释义务,以便投保人准确地理解自己的合同权利和义务。其内涵:一是对保险条款内容的说明,这是保险人对保险合同最基本内容的说明;二是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保险人对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是指对于保险合同中有关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保险人有义务向投保人作完整、客观、真实的说明。保险人作说明时,不能仅仅提醒投保人阅读保险单中有关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应当对条款的内容、术语、目的以及适用等作出多方面的解释。

2“明确说明”的法定义务。《最高人民法院研究室关于对《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的“明确说明”应如何理解的问题的答复》中指出:“明确说明是指保险人在与投保人签订保险合同前或签订保险合同时,对于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除了在保险单提示投保人注意外,还应当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概念、内容及其法律后果等,以书面或口头形式向投保人或其代理人作出解释,以使投保人明了该条款的真实含义和法律后果”。法律之所以规定保险人对有关免责条款的“明确说明”义务,是因为保险条款通常是保险公司事先单方拟定的格式条款,未与投保人事前协商一致,合同条中的理赔依据、专业术语等非一般人所能完全理解,造成保险合同双方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存在着法律地位和信息占有的不平等。被保险人作为合同的一方明显处于弱势地位,只能选择一家保险公司投保,对于具体的保险条款却没有讨价还价权利。这是保险法在诚实信用原则基础上兼顾公平与效率原则的体现,目的在于消除投保人对保险合同条款的误解与无知,使参加保险的风险为投保人所知,以弥补投保人的交易弱势。

3未尽“明确说明”义务责任。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原则,诉讼中“明确说明”义务的举证责任在被告,被告必须对自己已经履行了“明确说明”义务负举证责任,否则就应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中,虽然被告在提供给原告的投保单中“业务报告”栏上有声明和保险单中“特别告知”栏上有告知“免责条款”。但由于被告未提供保险条款给原告,其“明确说明”义务的经办人未在投保单中的业务报告栏上签名,被告在庭审中对履行“明确说明”义务的经办人是谁都不知道,原告也未在保险单上签章,故可推定被告未尽“明确说明”义务。我国《保险法》第十八条规定:“ 保险合同中规定有关保险人责任免除条款的,保险人在订立保险合同时应当向投保人明确说明,未明确说明的,该条款不产生效力。”因此,原告所保车辆肇事虽系其驾驶员田某酒后驾车所致,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范围,但由于被告对保险合同中所约定的免责条款未尽“明确说明”的义务,故由此给原告造成的经济损失仍应由被告理赔。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