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该案如何确定赔偿义务人

发布时间:2011-08-18 11:21

[案情]

2009536时许,被告陈某驾驶HT0272号出租车由顺昌往将乐方向行驶,当车行经省道204线215KM154M路段时,因雨天路滑,碰到公路右侧行道树上,造成陈某及乘车人马某、郑某、张某受伤,车辆损坏。原告郑某于事故发生当日被送往顺昌县医院住院治疗,诊断为:右侧髋关节脱位伴股骨头骨折,急性颅脑损伤,右侧面部挫裂伤,经住院治疗,共花医疗费30772.37。顺昌县公安局交警大队作出交通事故认定,本起事故因陈某的过错导致发生交通事故,当事人陈某应负事故全部责任,乘车人马某、郑某、张某无责任。原告于2010319日经福建鼎力司法鉴定中心司法鉴定,原告为29级伤残。

被告卢某系HT0272号出租车的所有人,HT0272号于2008年之前将出租车挂靠在被告顺安汽车运输公司。200881被告卢某第三人天安保险公司HT0272号出租车投保了车上人员责任险,保险责任限额20000元,保险期限自2008421日至200983日止。被告卢某未投保不计免赔险,事故全部责任的免赔率为15%20093月,车主卢某雇陈某开凌晨1时至7时这一时间段的车。

[审判]

顺昌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卢某系HT0272号出租汽车的所有人,是车辆的实际控制人,除燃油费外,保险费、修理费等均由车辆所有人承担,被告卢某与被告陈某应认定为雇佣关系,被告卢某应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陈某负事故全部责任,存在重大过失,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HT0272号出租汽车2008年之前挂靠在被告顺安汽车运输公司,均是口头协议,发生事故后200968被告卢某与被告顺安运输公司签订了挂靠协议,发生事故时闽HT0272号出租汽车车门上喷有顺安汽车运输有限公司的字样,对外是以顺安汽车运输公司的名义营运,故应认定为闽HT0272号出租汽车挂靠在被告顺安汽车运输公司,被告顺安汽车运输公司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起事故发生在保险期限内,保险责任限额20000元,被告卢某未投保不计免赔险,事故全部责任的免赔率为15%,据此,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判决:一、被告卢某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郑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住宿费、精神损害抚慰金共计136797.23元,扣除已付21500元,还应赔偿115297.23元。二、第三人天安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南平中心支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郑某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营养费、鉴定费、交通费、住宿费共计17000。三、被告陈某、南平市顺安汽车运输有限公司对上述第一项 赔偿款负连带赔偿责任。四、驳回原告郑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争议焦点是:该案是承包关系?还是雇佣关系? 挂靠关系能否成立?存在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陈某承包经营闽HT0272号的士车一个班段,每班向车主交承包费40元,车主并未付报酬给陈某,闽HT0272号出租车每日营运所产生的风险由陈某自行承担。陈某在承包工作期间具有独立性,不受车主的安排和指挥,卢某与陈某之间不存在支配与服从关系,本案应认定承包经营关系。挂靠关系不能成立。

第二种意见认为,卢某系HT0272号出租汽车的所有人,是车辆的实际控制人,除燃油费外,保险费、修理费等均由车辆所有人承担,卢某与陈某应认定为雇佣关系。挂靠关系成立。

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首先,从事雇佣活动,是指从事雇主授权或者指示范围内的生产经营活动或者其他劳务活动。雇佣有以下主要特征:①雇佣合同是以直接提供劳务为目地的。②雇佣合同履行中所产生的风险则是由接受劳务的雇佣人承担。③雇佣合同的受雇人在一定程度上要受雇佣人的支配,在完成工作中须听从雇佣人的安排、指挥。本案陈某每天开闽HT0272号出租车一个时班段,每班固定交给车主40元,其余收入及燃油费归陈某,每班时间到点后,应将车辆交还车主。卢某系HT0272号出租车的所有人,是车辆的实际控制人,其为陈某提供了劳动工具,除燃油费外,保险费、修理费等均由车辆所有人承担,HT0272号出租车挂靠在被告顺安运输公司经营,也是由车辆所有人卢某与顺安运输公司订立口头协议。实际上HT0272号出租车所产生的风险除燃油费外,均由车辆所有人承担。因此,卢某与陈某应认定为雇佣关系。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故车辆所有人卢某应承担赔偿责任。

其次,HT0272号出租车对外均是以顺安运输公司的名义运营,只是内部的管理模式有所不同,但无论内部关系如何,在乘客看来,车门上印着“顺安运输公司”的字样,信赖的是顺安运输公司的服务,乘客无法知道内部更为复杂的法律关系。由于被挂靠的顺安运输公司收取了一定的管理费用,获得了利益,对机动车的运行具有管理责任。因此,卢某与顺安汽车运输公司挂靠关系成立,故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再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 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从本案看,陈某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发生交通事故,存在重大过失,应事故全部责任,故陈某亦应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综上,本案卢某应承担赔偿责任,陈某、顺安汽车运输应负连带赔偿责任。

编辑:朱志荣    

文章出处:《南平审判》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