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本案被告人是否构成挪用公款罪

发布时间:2017-11-21 11:27

   

案情

2013年11月1日A县人民政府成立了普通干线公路建设改造指挥部(以下简称改造指挥部),改造县道某路段,因该路线经过AB村,改造指挥部与AB村签订了征收土地协议书,约定改造指挥部支付各项征地补偿费130余万元给B村。2014年8月1日,A县征地事务所将B村的村提留部分的征地补偿款75万余元转入A县会计集中核算中心,当月5日再转入A县会计服务中心B村帐户,B村时任村主任魏某当日即以村庄道路建设用款为由向A县会计服务中心申领了人民币20万元的土地补偿款,并转入其个人户头。后魏某将该补偿款作为个人投资使用。至2015年9月,魏某以现金、工资对抵、发票报销等方式,将该笔土地补偿款全部归还。

分歧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被告人魏某所实施的行为的定性问题。在案件的审理过程中存在以下两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魏某作为B村村主任,在协助人民政府从事土地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期间,利用职务便利,挪用征地补偿款用于个人经营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三百八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挪用公款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二种意见认为,被告人魏某在担任B村村主任期间,利用职务上的便利,挪用村集体资金用于个人营利活动,数额较大,其行为已触犯《刑法》第二百七十二条第一款之规定,应当以挪用资金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评析

笔者赞同第二种意见,理由如下:

首先,从被告人的身份分析。根据《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之规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协助人民政府从事下列行政管理工作时,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其中包括“土地征收、征用补偿费用的管理”。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前款规定的公务,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挪用公款、索取他人财物或者非法收受他人财物,构成犯罪的,适用刑法三百八十二条和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第三百八十五条和第三百八十六条受贿罪的规定。而本案被告人魏某挪用的土地补偿款为村提留的土地补偿款。被告人魏某作为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对土地补偿费管理的性质已非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公务。因此,本案被告人不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规定的其他依照法律从事公务的人员

其次,从被告人挪用款项的性质分析。《福建省村集体财务管理条例》第十三条的规定:“村集体应当设立专户依法管理土地补偿费。土地补偿费计入公积金,用于发展生产。但法律法规另有规定应当支付给被征地农民的除外。禁止任何单位和个人截留、挪用、侵占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使用土地补偿费。”《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加强征地补偿管理切实保护被征地农民合法权益的通知》规定:“加强对征地补偿费用的监督管理: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依法取得的属于集体经济组织留成的土地补偿费要实行专款专用,用于被征地农民参加保险、发展二三产业、农村公共设施建设,不得平分到户,也不得作为集体经济组织债务清欠资金。”本案被告人挪用的款项属于农村集体组织的财产,只是使用范围有限制,需专款专用。

最后,从被告人挪用行为的阶段分析。本案被告人魏某挪用土地补偿款的行为发生在款项已明确为村提留的土地补偿费且已转入村财账户之后,并与村原有的集体资金在同一帐户上集中管理。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实施条例》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土地补偿费归农村经济组织所有”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五条“村民委员会依照法律规定,管理本村属于村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和其他财产”的规定,土地补偿费在分配进入村财账户后即成为村集体财产。

此外,《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贯彻执行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九十三条第二款的解释的通知》中指出:“各级检察机关在依法查处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贪污、受贿、挪用公款犯罪案件过程中,要根据《解释》和其他有关法律的规定,严格把握界限,准确认定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的职务活动是否属于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解释》所规定的行政管理工作,并正确把握刑法三百八十二条、第三百八十三条贪污罪、第三百八十四条挪用公款罪和第三百八十五条、第三百八十六条受贿罪的构成要件。对村民委员会等村基层组织人员从事属于村民自治范围的经营、管理活动不能适用《解释》的规定。” 本案被告人魏某作为农村基层组织人员对土地补偿费管理的性质属于村集体自治范畴。

综上,笔者认为本案被告人的行为应被定性为挪用资金罪。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