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今天是:

 
被告人涂华清犯非法收购滥伐林木罪一案——生态修复资金制度在个案中的创新运用(作者:张夏兰 黎曼倩)

发布时间:2020-10-28 16:28

  被告人涂华清犯非法收购滥伐林木罪一案

——生态修复资金制度在个案中的创新运用

张夏兰 黎曼倩

【关键词】环境损害 替代修复 生态修复资金制度  司法理念 量刑规范化      

【裁判要旨】

被告人涂华清非法收购滥伐的林木,情节特别严重,鉴于被告人涂华清具有自首情节,积极退出违法所得,通过法院审理及教育,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资金,用于对受损生态环境的修复,综合被告人悔罪认罪态度,依法以及酌情对其予以从轻处罚,判处被告人涂华清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000元。顺昌法院探索“生态司法+”的绿色发展理念,从以“打击为主”的审判理念转变为以“教育、修复”为主的审判理念,希望通过生态修复资金机制的不断完善化、系统化和制度化,综合运用法律、法规等手段,在依法严惩破坏生态环境犯罪的同时,将“谁破坏、谁治理、谁修复”的原则贯彻落实到司法实践中,并在福建省省率先出台《生态修复资金管理办法》,充分发挥生态修复专项资金的作用,使法院能够充分利用法律武器,在守护环境中扮演主导角色。

【相关法条】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 

盗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数量特别巨大的,处七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违反森林法的规定,滥伐森林或者其他林木,数量较大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数量巨大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非法收购、运输明知是盗伐、滥伐的林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盗伐、滥伐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的森林或者其他林木的,从重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二条 

判处罚金,应当根据犯罪情节决定罚金数额。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五十三条 

罚金在判决指定的期限内一次或者分期缴纳。期满不缴纳的,强制缴纳。对于不能全部缴纳罚金的,人民法院在任何时候发现被执行人有可以执行的财产,应当随时追缴。

由于遭遇不能抗拒的灾祸等原因缴纳确实有困难的,经人民法院裁定,可以延期缴纳、酌情减少或者免除。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四条 

犯罪分子违法所得的一切财物,应当予以追缴或者责令退赔;对被害人的合法财产,应当及时返还;违禁品和供犯罪所用的本人财物,应当予以没收。没收的财物和罚金,一律上缴国库,不得挪用和自行处理。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七条 

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

犯罪嫌疑人虽不具有前两款规定的自首情节,但是如实供述自己罪行的,可以从轻处罚;因其如实供述自己罪行,避免特别严重后果发生的,可以减轻处罚。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七十二条 

对于被判处拘役、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同时符合下列条件的,可以宣告缓刑,对其中不满十八周岁的人、怀孕的妇女和已满七十五周岁的人,应当宣告缓刑: 

(一)犯罪情节较轻;

(二)有悔罪表现;

(三)没有再犯罪的危险;

(四)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

宣告缓刑,可以根据犯罪情况,同时禁止犯罪分子在缓刑考验期限内从事特定活动,进入特定区域、场所,接触特定的人。

被宣告缓刑的犯罪份子,如果被判处附加刑,附加刑仍须执行。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 

刑法第三百四十五条规定的“非法收购明知是盗伐、滥伐的林木”中的“明知”,是指知道或者应当知道。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以视为应当知道,但是有证据证明确属被蒙骗的除外:

(一)在非法的木材交易场所或者销售单位收购木材的;

(二)收购以明显低于市场价格出售的木材的;

(三)收购违反规定出售的木材的。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破坏森林资源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一条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在林区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林木“情节严重”:

(一)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林木二十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一千株以上的;

(二)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珍贵树木二立方米以上或者五株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具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属于在林区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林木“情节特别严重”:

(一)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林木一百立方米以上或者幼树五千株以上的;

(二)非法收购盗伐、滥伐的珍贵树木五立方米以上或者十株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案件索引】

福建省顺昌县人民法院(2016)闽0721刑初19号

【基本案情】

顺昌县人民检察院指控:2013年9月至11月间,被告人涂华清在其经营的福建省顺昌县大干富屯竹木货场内,明知包良兴(已判刑)销售给其的杉木没有木材运输证,仍然以每立方米1070元的价格多次收购,立木蓄积量计380.2164立方米。后被告人涂华清将该批杉木销售,非法获利人民币40700元。

2015年6月17日,被告人涂华清主动到顺昌县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并退出违法所得40700元。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被告人涂华清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资金人民币100000元,用于生态环境的修复。

【裁判结果】

福建省顺昌县人民法院于2016年3月18日作出(2016)闽0721刑初19号刑事判决:一、被告人涂华清犯非法收购滥伐的林木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50000元。(缓刑考验期,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罚金于本判决生效后次日内缴纳。)二、被告人涂华清退出的赃款人民币40700元,予以没收,由扣押机关上缴国库。宣判后,被告人未提起上诉,公诉机关未抗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被告人涂华清作为木材经营者,明知是他人滥伐的林木而予以收购,情节特别严重,已构成非法收购滥伐的林木罪。公诉机关指控的罪名成立。被告人涂华清有犯罪前科,酌情予以从重处罚;鉴于被告人涂华清具有自首情节,积极退出违法所得,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资金,依法以及酌情予以从轻处罚。经审前社会调查,顺昌县司法局对被告人涂华清作出适宜实施社区矫正的意见,宣告缓刑对所居住社区没有重大不良影响,决定对被告人涂华清予以宣告缓刑。

【案例注解】

生态司法的价值目标是充分发挥生态司法的能动性,救济受损的生态环境,促进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实现人与自然的正义、公平、和平。本案就是一起司法理念创新、生态环境修复制度创新的典型案例,同时对生态修复制度在量刑规范化的运用方面进行了实践,是在推进生态修复性司法的实践方面具有可复制、可推广的生态司法保护“顺昌实践”。

一、生态司法理念上的创新

传统生态司法追求正义、公平价值。现代修复性司法认为,生态司法是一种调解、协商过程,强调面对面的和谈,更关注社会冲突的和解。生态环境修复司法是生态司法审判价值理念的升华。生态环境修复司法着重对被害人、社会所受伤害进行补偿以及对犯罪行为人的改造, 旨在对破坏的环境进行修复, 从而达到减少损害、保护生态环境的目的,与惩治环境刑事目的具有吻合性。

近年来,顺昌法院在依法严惩破坏生态环境犯罪的同时,积极探索“生态司法+”的绿色发展理念,审判理念从以“打击为主”转变为以“教育、修复”为主。本案中,被告人涂华清非法收购滥伐林木,收购数量达到情节特别严重的情节,鉴于被告人涂华清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资金,对受损的生态环境予以修复,保护了环境的整体利益,对该案件考虑到生态环境修复的目的性,对被告人涂华清依法判处法定刑的最低刑罚并适用缓刑对其具有更加重要的教育意义。

二、生态环境修复模式的制度创新

生态环境修复从责任承担方式来看,生态环境修复有直接修复、赔偿性修复、替代性修复等形式。针对不同区域环境保护和环境恢复的要求,不同的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和不同人群环境治理能力的差异,生态环境修复的方案也必须从现实出发,因人、因时、因地制宜。在相关司法实践中,为了实现这个目的,顺昌法院充分发挥了法院在服务于生态文明建设和绿色发展上的能动性,在福建省率先出台《生态修复资金管理办法》,通过生态修复资金机制的不断完善化、系统化和制度化,综合运用法律、法规等手段,在依法严惩破坏生态环境犯罪的同时,将“谁破坏、谁治理、谁修复”的原则贯彻落实到司法实践中。本案中,被告人涂华清在审理过程中悔罪态度好,并表示希望对受损的生态环境进行修复,但本案系非法非法收购滥伐林木案,如果按照传统的生态修复方模式,很难找到与本案性质相对应的修复方式。案件审理中,被告人涂华清自愿缴纳生态修复资金100000元。案件宣判后,顺昌法院从被告提涂华清交纳的“生态修复资金”中拔付资金,会同国土、农业等部门,对由一家小造纸厂使用,后企业因污染被取缔,土地长期闲置的10余亩土地采取回填、盖土、造田整理的方式进行复垦复耕,既新增了耕地面积,又具有积极的引导示范意义,形成“从就地、异地、异类到公益水域、林地、农田等多层修复、立体保护”的生态修复模式,取得良好社会成效。

三、生态修复制度在量刑规范方面的运用

将修复生态环境作为量刑情节不仅对保护生态环境,建设生态文明具有重要意义,对犯罪人回归社会也能起到促进作用。修复生态环境是犯罪嫌疑人犯罪后的态度,因此可以作为酌定量刑情节适用,同时,其作为酌定量刑情节有坚实的理论基础。 虽“修复生态环境”可作为量刑情节适用,但是否如何把握一个度呢?在本案的审理过程中,审判人员充分参照《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涉林刑事案件量刑指导意见(试行)》关于“涉林犯罪被告人已进行‘复植补种’的,或交纳相应补种保证金用于恢复森林生态环境的,可以减少基准刑20%以下”的规定,对被告人涂清华已经进行的替代性修复的,在上述范围内给予减轻罪行进行量刑。

修复生态环境作为量刑情节是法院在量刑过程中需要考虑的事实,并非犯罪人所必须履行的义务。被告人认识到自己所实施的犯罪行为为生态环境带来了严重损害,悔过并主动修复被损生态环境的行为,是自发性的行为。在判决作出前,若被告人具有主动修复被其损害生态环境的情节,则应当将其作为酌定量刑情节予以考量,根据其对被损环境的修复程度决定其刑罚的从宽处罚程度。如若被告人并没有修复生态环境的行为,则依照法律规定判处其承担相应的刑罚。此外,针对很多案件中,犯罪人缺乏修复生态环境的环保意识,审判机关或检察机关可以做适当的建议,这不仅有利于促进犯罪人从事修复生态环境,而且也是司法机关参与环保意识教育的良举。

一审案件合议庭成员:郭功荣、洪琪琳、朱艳

编写人:顺昌县人民法院张夏兰、黎曼倩

  

(注:该篇论文选入《人民司法》案例选2019年第7辑)

 

 

关闭窗口

您是第位访客

Copyright©2017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协议授权,禁止下载使用或建立镜像 闽ICP备11027616号 网站标识码:3507210020